馬雲邀中國企業家探討教育脫貧 倡議推動鄉村寄宿學校

阿里足跡團隊 | 2018-01-22
由馬雲公益基金會發起的「馬雲鄉村教師獎」,每年向100名鄉村教師每人提供10萬元人民幣的獎金,以及3年的專業技能培訓。
由馬雲公益基金會發起的「馬雲鄉村教師獎」,每年向100名鄉村教師每人提供10萬元人民幣的獎金,以及3年的專業技能培訓。

第三屆「馬雲鄉村教師獎」頒獎典禮昨日(1月21日)於三亞舉行,100名鄉村教師獲此殊榮,獲得由馬雲公益基金會(下稱「基金會」)為他們每人提供10萬元人民幣的獎金,以及3年的專業技能培訓。

在頒發「馬雲鄉村教師獎」之際,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公益基金會創辦人馬雲邀請80多名中國知名企業家召開會議,認真探討有關教育脫貧一事。馬雲認為「脫貧要從教育做起」,而為了讓教師及學生都有一個更好的環境,他倡議於中國貧困鄉村推動合併學校計劃及寄宿制,希望推動中國企業家一起參與校舍建設及校車捐助。

寄宿制助解決上學路程遙遠

馬雲說︰「我們覺得不能讓孩子們失去未來競爭的能力,精準扶貧首先要從教育、醫療進去,因為教育不好,這些年紀大的,四、五十歲的人,你要改變他也很難,但是七、八歲的孩子,第一天在教育知識上不公平,那就永遠沒有機會。」

很多鄉村學生每天攀山涉水去上學,回到家中,爺爺奶奶又不懂得怎樣照顧他們寫作業,而父母又在外工作,當中也有不少鄉村學生,根本沒有完整的家庭。(見下方另文︰【鄉村教師】照顧50名孤兒的「教師爸爸」)

根據《農村寄宿制學校學生發展報告》(2016)顯示,農村小學生平均單程上學距離為5.4公里,而農村初中生平均單程上學距離為17.5公里,很多農村學生每天上學往返要用去4至5個小時。

很多學校的學生數目都翏翏可數,有的只有十多個學生,兩個老師,而且很多都是夫妻,同時在教授五、六個不同年級的學生。曾任老師的馬雲指︰「那樣老師不願意去,學生也教不好,學校條件愈來愈差。」

因此馬雲在會上指出︰「很多學生上課,坐船去,包括攀山涉水,包括頭上全是傷的孩子,我自己這麼覺得,這些孩子根本就不應該走讀制,就應該是寄宿制,中國必須大力推動寄宿制。」

第三屆「馬雲鄉村教師獎」頒獎典禮於三亞舉行,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公益基金會創辦人馬雲出席,為得獎的鄉村教師頒發殊榮。
第三屆「馬雲鄉村教師獎」頒獎典禮於三亞舉行,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公益基金會創辦人馬雲出席,為得獎的鄉村教師頒發殊榮。

倡議將100人以下學校合併

馬雲描述著合併鄉村學校和完善寄宿制學校的設想,他說︰「在歐美,寄宿制很成熟,我們完全可以把經驗帶進來。貧困鄉村裡100人以下的小規模學校應該併掉。」

他認為,推動寄宿制可從生活質素,包括睡眠、飲食及交通等方面提升學生的生活質素,讓鄉村學生可以更專注學業。

他說:「週五用校車將孩子們送回家,週一早上再從村口把孩子送到學校;農村裡的留守婦女通過培訓成為生活管理員,照顧孩子們生活;學校規模大了,有幾百個學生,教師也有積極性。」

馬雲在現場向企業家們倡議道:「鼓勵大家為家鄉服務,推動併校計劃,參與校舍建設、校車捐助,馬雲基金會負責做標準、監督、落實,每年向公眾彙報。」

聯手企業家於貴州先推試點

值得一提的是,馬雲基金會已經先行一步,在2017年啟動了鄉村寄宿制學校項目試點,為貴州兩所學校對接A8新媒體集團董事長劉曉松等企業家持續三年的支持,共同參與鄉村寄宿制學校的升級工程。

這兩所學校分別是位於黔西南州的大田小學與位於黔東南州的寨頭民族小學,項目計劃通過三年的支持,建設具有示範和標竿作用的鄉村寄宿制學校,將來在更多鄉村地區複製和推廣。

劉曉松表示,他在去年的「馬雲鄉村教師獎」頒獎典禮上,首次了解到馬雲公益基金會的完整理念,觸發了來自貴州的他,也想為家鄉的孩子做點事。

於這三年內,有關項目會在當地建設校舍、食堂和衛生設施的建設,以及教職工的培訓。「在這三年當中,最重要的是給他們建一個制度和體系。」劉曉松介紹︰「比如,我們在貴州大田小學有一個項目執行小組,這個專案執行小組有當地教育局、校長、專職副校長,還有我們公益基金會的人,一起來經常協同。」

馬雲表示︰「如果說希望小學是解決鄉村孩子的校舍問題,我們今天要解決他們的上學、住宿、陪伴問題。」

馬雲倡議推動合併學校計劃及寄宿制,希望推動中國企業家一起參與校舍建設及校車捐助。
馬雲倡議推動合併學校計劃及寄宿制,希望推動中國企業家一起參與校舍建設及校車捐助。

積極鼓勵教師校長及師範生

2015年,馬雲公益基金會發起「馬雲鄉村教師計劃」,每年為100名鄉村教師提供總金額為1000萬元人民幣的獎金資助和持續三年的專業發展支持。此後,馬雲公益基金會又先後發佈「馬雲鄉村校長計劃」和「馬雲鄉村師範生計劃」,分別計劃在10年內投入約2億元人民幣尋找和支援中國優秀的鄉村校長,以及在10年內投入至少3億元人民幣,選拔應屆優秀師範畢業生成為鄉村教師,培養未來的鄉村教育家。

【鄉村教師】照顧50名孤兒的「教師爸爸」

涼山州普格縣五道箐鄉中心小學的鄉村老師楊兵在頒獎典禮上分享了他的故事,與其他教師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他有50名孤兒學生,他和另一半都幾乎將有所時間奉獻給這50位學生。他覺得自己愧對家中一對兒女。

楊兵說︰「有10個孩子是週末不回家的,離這個學校很遠,週末從一年級到現在六年級,我一直都陪伴著他們。」

楊兵深知家庭變故對孩子心靈的影響,可是語文課本中少不了關於親情描寫的文章。一次,上到父母親情的段落時,楊兵一抬頭,看到數十雙淚光閃爍的眼睛。楊兵一下子怔住了,他趕緊將話題一轉,談起了自己的童年。

課餘時,孩子們都親切地稱呼楊兵為「爸爸」,幫「老師爸爸」拔捶背、拔白頭髮。可面對自己一對兒女時,楊兵卻覺得自己並沒有扮演好父親這個角色。

「當時選擇做鄉村教師時,女兒在二年級,兒子在四年級,他們對我非常不理解,他們經常在說,爸爸你這段時間為什麼不回家看我們呢?」說起自己的兩個孩子,楊兵泣不成聲。

而此時,馬雲公益基金會早就偷偷接通楊兵女兒阿牛的電話。「我的爸爸就是他們的爸爸」,阿牛也放下多年的心結,「我的爸爸有52個孩子,爸爸,你是最棒的!」

鄉村教師們在頒獎典禮上說得最多的竟是「愧疚」二字,他們很多人都將時間奉獻出來照顧鄉村學生,少不免忽略了家人,圖為鄉村老師楊兵分享他照顧鄉村孤兒的故事。
鄉村教師們在頒獎典禮上說得最多的竟是「愧疚」二字,他們很多人都將時間奉獻出來照顧鄉村學生,少不免忽略了家人,圖為鄉村老師楊兵分享他照顧鄉村孤兒的故事。

發表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