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兩會代表委員們﹕像治理酒駕那樣治理假貨

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 | 2017-03-07
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於微博撰文呼籲︰「像治理酒駕那樣治理假貨。」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於微博撰文呼籲︰「像治理酒駕那樣治理假貨。」

致兩會代表委員們﹕像治理酒駕那樣治理假貨
  
這幾年我認為最經典的司法進步就是酒駕治理。假如沒有「酒駕一律拘留、醉駕一律入刑」的嚴刑竣法,今天中國要多出多少馬路殺手!再看假貨,絕大部分製假售假者幾乎不承擔法律責任,違法成本極低而獲利極豐,很難想像假貨如何才能打乾淨!我建議參考酒駕醉駕治理,設想假如銷售一件假貨拘留七天,製造一件假貨入刑,那麼我想今天中國的智慧財產權保護現狀、食品藥品安全現狀,我們國家未來的創新能力一定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最近關於打假的討論越來越熱烈,包括一些人大代表的建議議案,這樣的討論很健康,每一條意見都有其價值。就像五年前,如果沒有一場關於酒駕的大討論,沒有經爭論形成全社會的共識,就不會有後來的司法成果和社會進步。

對涉假行為的法律規定,很多國家奉行嚴刑重典,如美國,初犯10年以上的監禁,重犯20年以上,公司會罰到破產,連攜帶使用假貨的人也會面臨拘留,如此才有了今天美國的創新環境。

參考醉駕標準  加強打假法規

我國法律規定,製假售假案值5萬元人民幣以下沒有刑事責任;5萬元人民幣以上的頂多判7年。這是20年前的法律和10多年前的司法解釋,嚴重脫離實際,結果是今天99%的制假售假行為不了了之,200萬元人民幣的案值罰20萬元人民幣,老鼠過街,人人喊打,卻無人真打。

公檢法部門去年投入了巨大的力量打假,但是因為現有法律法規的滯後和不切實際,眼睜睜看著眾多案犯不能繩之以法。以阿里巴巴為例,去年大資料排查4495件線索,截至目前,公安機關得以依據現行法律規定進行刑事打擊的只有469件,只佔十分之一;我們研究了33例已經判決的案件,80%還判了緩刑;我們也研究了去年工商行政處罰的200例制假販假案件,平均罰款額不到10萬元人民幣。這樣的局面只會鼓勵更多人前赴後繼地參與製假售假!

「醉駕入刑」到今天五年多,酒駕醉駕引起的事故大幅減少,大家開始形成拒絕酒駕醉駕的自覺,「醉駕入刑」推動了多大的司法的進步和社會進步!製假售假,本質上是一種「偷竊」行為。對於小偷,自古以來是非曲直分明,但是對於偷智慧財產權,今天中國仍然缺乏社會共識。

假如改變入刑標準,治理假貨的結果肯定會大不一樣:社會會形成共識,司法機關有法可依,政府部門杜絕權力尋租;更重要的是這代表了我們國家對智慧財產權的保護,對創新的決心和真正的行動,代表了我們社會的重大進步!因為假貨對中國的傷害,遠遠不是我們看到的假貨本身,而是對創新的傷害、對勤奮誠信之人的傷害,對國家未來的傷害……

各方同心協力  創「天下無假」時代

假貨之禍,橫行中國數十年,特別是在中國農村市場更是觸目驚心。今日,阿里巴巴每天如同在「上甘嶺」戰鬥在第一線,儘管艱難,但我們推動自己不斷進步,我們已經從網上打到了網下,我們一定會鬥爭到最後一分鐘。但打假很難孤軍奮戰,憑任何一家公司之力無法根除假貨頑疾。目前法律體系的滯後更是對假貨行為構不成威懾,也為權力尋租留出了巨大空間,而治理假貨,需要全社會的合力、需要各方的協同,更需要法治的完善的基石,法治打假,行政打假,平台打假,消費者打假,誰都不應該置身事外。

今天,現實世界裏的假貨源源不斷地從黑工廠中產出,像霧霾一樣四面八方襲來,充斥在大街小巷。互聯網首當其衝,網路平台當然應該識別、報警、攔截,但是如果不關掉黑工廠,治理污染源,霧霾永遠不會消失,這道理明白而簡單。阿里巴巴絕不會置身事外,但法律基石永遠是根,製造工廠永遠是源,從根開始,從源著手,才是我們國家從製造大國走向創新大國,從「嘴治」到「法治」的大道。

法律的修改、完善和進步是一件非常專業嚴肅的事情,也是一個漫長曲折的過程。我們會一直堅持打假,也會一直堅持呼籲、呐喊,為我們自己和孩子們親手打造一個「天下無假」的時代。
 

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 馬雲

發表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