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見未來】從盒馬鮮生看科技如何驅動新零售

阿里足跡團隊 | 2018-07-11
盒馬鮮生首席技術官王曦若早前出席「TechCrunch 國際創新峰會杭州站」,分享科技如何驅動新零售。
盒馬鮮生首席技術官王曦若早前出席「TechCrunch 國際創新峰會杭州站」,分享科技如何驅動新零售。

盒馬鮮生是阿里巴巴孵化了兩年時間才揭開神秘面紗的全新商業模式,成功做到革新「人、貨、場」的關係,當中充分利用技術賦予的能力,去構造出新零售的模式。

早前在中國杭州舉辦的「TechCrunch 國際創新峰會杭州站」上,TechCrunch中國官方合作夥伴、全球領先科技媒體動點科技(TechNode)創始人盧剛與盒馬鮮生首席技術官王曦若進行了圍繞科技驅動新零售的一次對談。

到底盒馬背後的技術包括那些?雲端服務又如何體現在盒馬一類的新零售模式之中?對於線上線下的零售業務,盒馬帶來怎樣的啟示呢?

以下是雙方精彩的對話內容︰

以數字化重構商業未來

盧剛:非常感謝王總過來,王總很少到關注科技的場合演講,非常難得!我相信所有人都了解盒馬,對我來說,真的感覺是重新認識了盒馬,等下會討論和分享出來。王總不光在盒馬,之前在新零售上做了很長時間。你把天貓從0做到1,在天貓做這麽長時間,都在線上的。甚麽讓你决定從綫上做到綫下,我感覺盒馬是綫下的,這個驅動在哪裏?

王曦若:我在阿里待了10年,從淘寶到天貓,而且很有幸負責了天貓的0到1的平台産品的建設和「雙11」。2013年底,我看到很多商家已經有線下服務的訴求。我也有一個思考,我覺得線上只是對商業的一個銷售渠道,它不會代表商業的全部。第二,互聯網的本質是數字化,數字化商業。互聯網本質不是線上化,而是數字化。

在這樣的驅動下,我覺得只有用互聯網思想全面重構商業才是未來。當時正直移動互聯的拐點,流量已經去中心化了。我背後的思考是,對於互聯網來講不僅僅是做流量,一定是做價值。面對生鮮最難做數字化的體系全面重構供應鏈,給消費者提供價值,這是一個時機。生鮮這樣的場景是未來。

王曦若表示,新零售背後的本質是用互聯網的思想和技術,全面重構人、貨、場。
王曦若表示,新零售背後的本質是用互聯網的思想和技術,全面重構人、貨、場。

盧剛:盒馬在短短幾年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相信每個人都知道新零售,而且我們也聽到很多討論都在講新零售是怎麽樣,可能在講這個概念,一些表面的東西。您在新零售領域站在最前沿,不是一個旁觀者,而是實踐者。第一個問題,您眼中的新零售到底是什麽概念?

王曦若:長話短說,新零售背後的本質是用互聯網的思想和技術,全面重構人、貨、場,實現從原産地到消費者,端到端的數字化。給消費者提供更好的服務,降低供應鏈成本,提升效率。

對於人,我們在做盒馬第一天是「購買即會員」。也就是說,每個會員線上線下數字化了。

第二,我們有會員多渠道、多場景的會員畫像(特質),通過各個場景給到消費者更好的,個性化的場景化服務。

貨,對於消費者需要買得好、買得方便,以及買得放心。基於這個原則,我們對供應鏈的體系和服務體系做了重構,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爲消費者提供更好的貨品。

場,場的原則是線下生意線下做,線上生意線上做,給到消費者所想即所得的體驗。我們的店實際上承載了幾種功能,一、體驗中心;二、社區中心。同時,它又是一個物流的分發中心。我們對店和倉做了重構,對物流做了重構。

總結一下,對人、貨、場三大要素,基於消費者的體驗和供應鏈全鏈路做數字化。背後的基礎是互聯網架構,雲技術、大數據、IoT(物聯網,Internet of Things)及算法。

以雲打通各鏈路達致去中心化

盧剛:看您的抬頭(職銜)很清楚,盒馬的首席技術官。我們今天討論的主題是技術驅動新零售,很重要的一點,您非常強調技術在重構大背景下的驅動力。剛才提到雲,數據也好,IoT也好,如果單從這幾個技術的關鍵詞來說,我們知道談互聯網,這幾個關鍵詞都會說。很少有人會說把這些技術放在盒馬,或者零售、生鮮場景下談三個技術本身,我自己會特別感興趣。比如說到雲,雲在盒馬大體系裡,雲怎麽驅動盒馬?

王曦若:首先,移動互聯網架構。本質上盒馬背後是一個分布式架構,這個架構非常完美的和去中心化流量、去中心化的物流體系結合。這樣的結合,使得盒馬整體架構具備彈性,具備複製能力,可以幫助我們的業務單元實現高效的複製和規模化。

還有,我們是基於店的分布式網絡、社區網絡,所以形成3公里社區會員網絡,實際上可以幫助會員實現更加高效、多場景、個性化互動

全鏈路數字化,盒馬的技術從會員、商品、交易、履約、供應鏈、物流、配送,全領域全面數字化。所以它形成的鏈路不但是數字化,而且實現了鏈接協同,協同背後代表的就是整個鏈路數據是可定義、可識別、可運營、可優化。

互聯網重構體系,深度重構之後形成了一個新零售操作系統,這個操作系統就是真正和商業高度融合,沉澱出來的零售雲。零售雲可以助力零售企業升級爲新零售,這樣的技術是普惠的。


盧剛:這是和雲相關的,對數據來說,因爲30分鐘之內必須送達,很多是數據達成這個目標是嗎?

王曦若:是的,講一下數據的應用。舉個例子,我們有一個30分鐘達,30分鐘達的背後,我們從下單配送到消費者的手中每一個鏈路,做到了實時履約各個狀態還有實時庫存數據跟蹤。這樣的體系下,我們通過算法、智能調度,確保30分鐘及時送到消費者手中,這是通過數據來實現規模化訂單履約實例。

第二,我們做了供應鏈全面自動補貨,通過算法和數據做的智能預測、銷量預測。

第三,對於數據來講,我們清楚消費者在各個場景下的畫像(特質),通過數據對消費者做個性化推薦,數據引導的成交的佔比很高。

盒馬鮮生利用雲端分布式架構,做到去中心化,可以把各個供應鏈環節打通。
盒馬鮮生利用雲端分布式架構,做到去中心化,可以把各個供應鏈環節打通。

盧剛:這一塊爲了實現閉環,IoT在中間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環?

王曦若:是的,我認爲IoT的本質是實現虛擬數字世界和物理世界的全面鏈接。這也是數字化商業的必要條件,所以說全面數字化一定是需要大量的,不同的智能硬件設備。在這一塊中,無論是在消費者體驗,還是在供應鏈和履約、物理鏈路中,都需要大量IoT智能硬件設備,我們已經在這樣的設備上做了大量實踐和使用。

舉個例子,我們的自助POS背後實際上是一個智能硬件設備。這個設備背後對於消費者端,我們相當於消費者的智能導購,做到消費者快速體驗交易和結帳。  

這個POS對商家也很好用,一是實現了和消費者的鏈接互動,二是完全是在雲上實現整個部署、升級和運維,這是一個革命性的POS,背後也是沉澱了很多新零售技術。

電子價格標簽,可以通過雲服務做實時變價,讓消費者看到線上線下實時同價。還有智能揀貨硬件設備——智能機器人,這個背後需要邊緣計算的智能芯片。這些智能芯片、IoT設備、智能硬件,是一個被廣泛需求的空間。在這個空間上,我們的創業者、生態體系,我認爲是有很大量的需求,我們願意和夥伴一起讓這個需求變得更加繁榮。


盧剛:這個開放體系,你們會非常歡迎和很多創業公司一起來做。

王曦若:是的,盒馬上不僅有盒馬,還有盒小馬,淘鮮達,很多零售商在上面做新業務。它是可以賦能零售商,讓他們放心大膽做零售,而把技術的事情交給零售雲平台。

數據技術讓線上線下充分融合

盧剛:很多創業公司都在做新零售,新零售哪些領域是創業公司不要碰的,還有哪些新方向他們可以做的?

王曦若:大家可以看一下技術架構,Iaas(Infrastructure as a Service,基礎設施即服務)、PaaS(Platform as a Service,平台即服務)、SaaS(Software as a Service,軟件即服務),還有上面的各種技術,特別基礎的公共計算東西,我自己看來是一些大企業去做的。很多垂直化的東西,行業垂直化的東西,一定需要大量夥伴在上面共同創新。

就像電,發電廠在初期,一個企業發電,做用電應用,這個時期是過渡階段。最終是把真正發電交給基礎設施,才會有豐富的電器的到來。

在技術的支持下,盒馬鮮生通過算法和數據做的智能預測,供應鏈可以進行自動補貨;另一邊廂,也可以更了解消費者的特質及需要,提供所需的產品,甚至進行推薦。
在技術的支持下,盒馬鮮生通過算法和數據做的智能預測,供應鏈可以進行自動補貨;另一邊廂,也可以更了解消費者的特質及需要,提供所需的產品,甚至進行推薦。

盧剛:你把天貓從0做到1,你覺得做盒馬簡單,還是做天貓簡單?

王曦若:做盒馬有巨大的挑戰,我也非常慶幸曾參與過天貓,因爲天貓給了我機會,做一個規模化的平台。盒馬的複雜度是基於規模化和業務複雜度,兩個維度集中在一起,更加複雜,需要對一個領域有很深的洞見,要敬畏商業。同時DT(Data Technology,數據科技)時代的雲平台,給我們帶來了巨大的挑戰。這種挑戰不是原來純線上平台,一定是超過純綫上平台。


盧剛:最開始您做盒馬的時候,整個體系已經設計好了呢,還是這個體系也在慢慢演變。你怎麽架構?

王曦若:感謝時代把我推到這樣的角色,因爲我原來在阿里就是做一些非常新的事情,所以我能夠面對一個雲的平台如何架構,之前有這樣的經驗,也看到複雜的平台如何架構的。

在盒馬面對業務時,第一天就抱著規模化來做的,正是因爲有明確的目標,明確的商業目標和技術目標背後,可以說真的必須是基於DT 思想定義整個架構。


盧剛:您有這麽多年的實踐,現在大家對盒馬慢慢很清楚。相信您對盒馬的期望,對盒馬的計劃,很多人想不到。您怎麽去看盒馬的未來,或者新零售終極的場景,您覺得會是怎麽樣?

王曦若:我原來是做線上,後面做盒馬,對我來說是一個巨大的衝擊。衝擊背後如何能夠面對新體系把它做好,對我最大的挑戰是認知的轉型。

我們從IT(Information Technology,資訊科技)到DT(Data Technology)。意味著我們的認知也是要有一個改變,這樣的改變是不可能用過去思維做未來的事情,一定是具備未來的思維。這個思維背後,從IT到DT核心的轉變:是從企業到行業,從系統到平台重構的業務,技術和業務的充分融合。從流程到數據,從控制到開放,這樣的改變是在做Data Technology應該具備的認知。

未來是更加開放,數據共享達到資源的共享。資源的共享會讓整個體系不是孤立的企業和企業之間的孤島,而整個生態通過數據的鏈接變成智能的經濟體。這樣的經濟體是靠每一個企業聯手起來去做,所以開放和共享是非常關鍵。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對數據本身,大家都在講人工智能,我認爲是這樣的,數據本身首先需要一個演變的過程,從數據到算法到AI(Artificial Intelligence,人工智能),對於數據我們要經歷可識別、可定義、可運營到可優化,將來到規模化數據,演變到人工智能時代的到來。

第三點,Data Technology的時代是一個剛剛開始的階段,因爲生態還沒有形成,會出現很多雲技術、智能硬件的技術、智能芯片、人工智能技術,這些技術還是在初期。我認爲DT 科技時代是數字和商業充分融合的時代,這是一個嶄新的時代,充滿機會和挑戰。

盒馬店員收到訂單後,立即在店內把商品放進揀貨袋,然後經這些輸送鏈送到後倉包裝送出,最快3公里範圍內做到30分鐘送達。
盒馬店員收到訂單後,立即在店內把商品放進揀貨袋,然後經這些輸送鏈送到後倉包裝送出,最快3公里範圍內做到30分鐘送達。

【延伸閱讀】
【洞見未來】王堅:「城市大腦」是城市的新基礎設施
【洞見未來】以技術創新 螞蟻金服持續推進「數字金融」的發展
【洞見未來】「釘釘」革新辦公管理 掀企業服務新一頁

發表新回應